打死也不指绘和静物水粉

混党拟圈、那兔、aph;吃红蓝,金红,熊鹰熊……(是个只在党拟圈产粮的博爱党。)

冒泡,速涂摸鱼
喜闻乐见画风再变_(:з」∠)_

"Faith and belief are different.I have confidence in my faith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...
"是誰说的呢,我们不知道。"
"也许很久以前有人说过这句话——也许现在还在说"

桌上隔夜的茶又新添了热水,陈旧的叶子打着转儿。
年青人没有看完这封信,而是把他塞进床脚。
门外太阳已经有了红色的轮廓,香椿树上有一只鸟一直再闹,
闹。
真烦阿——
他今天没有时间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救救没有板子的孩子吧!
还有,那个
我,作为一个新初一的学生党,即将被回收手机。
不会断更,但会更的很慢,但都是短漫(一图流作者下定决心重新做人_(:з」∠)_
好就这样,还是没有板子艰难的产出了第一条敢发上来的短漫
@华清

还在肝手书的我,我我我我我我悄咪咪跑过来问一个问题,做个调查。

我,终于出来了(๑>ڡ<)☆ 。
(只是出来了还要写作业对的吧눈_눈

肝手书决定用这种画风上色。(不晓得好不好看)_(:з」∠)_
自家的蓝和红(女体)

因为最近在画手书,所以就……。好了反正就是瞎摸鱼,表当真。

阿蓝在得知阿红的的手残后,第一时间赶到
谋•因为长征失去了味觉•杀•所以不小心祸害了同事和自家孩子•案现场,
凭一人之力制止了阿红给八大只、皮皮团和队队喂食放了辣椒油的八角(误)曲奇的举动。

事后记者采访(?),非常淡定的回答:他那手艺……(喝了一口茶)啧,没有撕毛()选当调味料就很不错了(咦?)

因为某些不可抗因素,我们亲爱的党妈看到了这条采访。
于是阿蓝在发消息时惊讶的发现他还不是小红红的朋友。


OOC属于我(误)